广汽冯兴亚:电池企业不用担心集团的电池自研计划

顺创调研_专业市场调研机构!

2022年12月30日,延期许久的广州车展正式开幕。虽然从宣布继续举办到最终开展的时间只有不到20天,但仍有一些企业仍然为此做足了准备。

在广汽集团展台,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正式宣布开启集团的“1578”发展纲要,而广汽集团将如何推进2030年的万亿广汽计划?广汽集团布局供应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合作伙伴们是否会因为广汽集团的布局而受到影响?

广汽集团专访间图/企业官网

带着一系列的问题,贝壳财经记者受邀与冯兴亚及相关领导进行了深度沟通。

以下为记者整理后的采访实录

贝壳财经:你对2023年经济有什么样的预期?

冯兴亚:今天大家能够参加广州车展,说明我们国家对疫情防控的政策调整发生了重大变化。相信明年整个消费的动能将会极大激发,各地发展经济的行动、刺激消费的行动也将会更加突出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把扩大消费作为主要任务。在国内宏观经济恢复的前提下,对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会有推动力。2022年新能源车发展势头强劲,带来汽车产业发展的重大转折;自主品牌不出意外可以在2022年或2023年突破50%的销量占比,目前2022年1-11月份自主品牌的比例达49.2%。

无论从宏观形势、行业形势,还是从企业自身,广汽集团都有了进一步发展的基础。广汽集团自主品牌“双子星”广汽传祺、广汽埃安今年总销量达到了63万辆,也是广汽自主品牌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。结构上新能源汽车已经超过了43%。

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3年市场会有3%的增长,我充满信心,但也要关注风险。比如芯片供给对整个发展的制约、新能源补贴政策的退出等。不过补贴政策是否退出还有待观望,即便政策没有延续,相信2023年从中央到地方,陆续也会出台一些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。

贝壳财经:广汽集团对于上游原材料布局有什么思考?

冯兴亚:在“1578”发展纲要中,能源生态会是一个重要的点。我经常讲,新能源汽车不把电的问题搞好,就很难发展好。

把电搞好,终端要把电池的生产搞好。后端就是优异的补能体验。这也是品牌将来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在前端则是原材料、矿产上,电池制造产业的上游布局,否则我们的成本不能控制,持续生产就无法保证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进入上游原材料,一些材料类领域,是广汽必须做的,这是我们面向2030年“万亿广汽”里面一个重要的、新增的组成部分。

贝壳财经:“1578”发展纲要里提到海外市场扩张,企业有什么具体规划?

冯兴亚:在“万亿广汽”整个布局当中,海外销量安排了40万台,基本上就是新能源汽车和传统汽车大概各半。早期广汽在国际市场上主要是打基础,我们要做一些精心的准备,首先,研发体系准备,在欧洲、美国、中国形成三国四地的研发中心结构。

其次,在欧美市场法规要求下,我们的产品要做一些调整。如果要满足大批量生产销售,要进行调整,需要较大的投入。无论是埃安还是传祺,这几年基本上都做了布局和安排。2023年面向满足东南亚法规要求的产品就将逐步落地,2024年会完成满足欧洲法规的产品,通过逐步积累形成完善的产品结构。

第三,销售服务体系的搭建。我觉得做海外不是做贸易,实际上是要做品牌,也就是做口碑。做口碑就需要销售服务体系的支撑——不是卖多少,而是卖完之后消费者口碑要好,让你有持续性。近几年我们在全球28个国家、地区初步搭建了重点不同的服务体系架构,销售服务体系的架构也基本上形成。

下一步我们会做重点市场选择、推出适应性产品,加强全球媒体合作。国际市场是未来8年我们重要增长点之一,我们也会推动传统燃油汽车、插电混合动力、混合动力和新能源汽车齐头并进,开发国际市场的格局。

贝壳财经:你如何看待产业链的建设?

冯兴亚:产业链的建设实际上是一个矛盾,纵观汽车发展的历史,很多企业走了不同的道路,有的企业是从全产业链来切入、投入生产的。有的企业则是有选择的,有些做,有些不做,利用社会化的分工。

比如销售体系,有些企业用4S店(经销商店)、有些企业在自营。根据社会环境、科技水平影响,企业各自的战略就会有所调整。

有时候全面的产业链建设会带来可控性,但是在技术重大变革时期,我们享受不到新技术带来的红利,也不可能保证在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上都是最先进的,就有可能错失技术先进带来的好处。

但是在产业链技术进步变革不是那么快的时期下,自己干可能就会有一定的成本竞争力,供应的稳定性就会增强,这也是多重因素权衡下的一种选择。

贝壳财经:在未来整个产业生态圈的搭建当中,你们关于安全可控、市场效率、合作与自主这些关系未来是怎么平衡?先讲讲电池,广汽最近也一直在布局电池产业。

冯兴亚:对广汽来讲要关注自主可控、竞争力,再加上成本。

自主可控方面,有些东西我们不自己做是不行的,比如说现在的电池。

如果宁德时代和我们合资的电池最有竞争力,我们一半以上用它都是没问题的。即便它没有竞争力,如果能保持行业领先,我们也可至少保证1/3的需求;我们自己研发供应至少保证1/3;其他的低成本或者是有些新的电池技术,再保留1/3做配套采购。

这可以保证我们把握最先进的科技。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行业的低成本。有的时候我们自己做是便宜的,有时候我们自己做不一定便宜。因为现在电池的垄断性比较高,自己做显然是便宜的。也许将来垄断性没有那么高了,自己做就不便宜了。

对于与广汽合作的电池企业不用担心。因为广汽销量快速增长,未来我们还有足够的量去进行社会性采购。

贝壳财经:再分享一下矿产材料的布局?

冯兴亚:因为矿产材料本身就是一个行业,如果做汽车的人过于想在这个行业里面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、分享利润,我觉得不现实。我们进入原材料行业主要是以保供、稳供和成本竞争力为主要目的。

第二,即便矿产资源是企业的了,因为市场规律,也很难说能够非常低于市场价格买到。但可以有一个长期价格的锁定,这样保持更有竞争力的成本与连续性。

我们就是汽车企业,布局要做好平衡,面面俱到不行。

此外,软件定义汽车时代,软硬件是一体化的,关键零部件我们一定要做到自主可控,不然软硬件匹配会有很大问题。

总的来说,我们在产业链建设上仍然是两条路,一是自主研发、自主创新,自主创新是核心。另外一条路是合资合作,此外再辅助地做资本性的并购投资。

顺创调研_专业市场调研机构!